评分9.5以上的小说言情现代虐文(评分9.5以上的小说言情现代有肉)

大家好,我是叶笙花开。今天给大家推荐两本穿越重生小说,喜欢这类小说的友友们可以点赞收藏哦。

第一本

简介:

前世,她是战神皇后,为他谋江山,夺帝位,却落得九族连诛,死不瞑目的下场!再世为人,她是丞相府痴哑无能,人人可以践踏的四小姐!二世重生,她心性凉薄,果断狠辣,翻手为云覆手天下!暴君,本宫能帮你夺得天下,也能颠覆它!

入坑指南:

风浣凌语无伦次地伏在龙御沧身上涕泪横流,几次试图抱起他的身子都未能成功,不过如此一折腾,倒是让她的耳朵渐渐又能听到了。

“不要哭,没事的,我只是……只是暂时离开而已。忘了刚刚玄冥的话么?我与他肉身死后,便会魂归正位,回到原本的身份。所以,我只是暂时离开,很快就会回来的。到时候,我才是真正不死不灭的神。”

龙御沧很想再次亲手为她拭去染湿腮边的泪痕,却发现自己已经连抬起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,说话的声音也无法控制地一点点消弱下去。

“真的么?你可不能骗我,我真的会一直等到你回来的。”

想起稍早时玄冥的确这样说过,风浣凌渐渐缓过神来,可眼看着龙御沧的生命渐渐被抽离,哪怕明知道他的神魂会回归本尊并不是真的死去,她还是没办法不难过。

“恩,我答应你,一定会尽快回来。到时候,我们就再也不分开,永远不分……”

终究还是没能说完最后一句话,龙御沧永远地闭上了双眼,若不是一身血红刺目,那般平静安祥的模样,就好像只是累极地沉沉睡去了而已。

风浣凌将他的尸身紧紧抱在怀里,边轻轻地为他拭去唇畔的血迹,边喃喃自语地道:“我相信你一定会回来的,只是到时候,你便再不是龙御沧了对吧?我知道你原是想在这一世好好与我做一世凡人夫妻的,可是终究逃不过宿命的捉弄……你再回来,就是寂宸了,是我更加可望不可及的神……到时候,我们当真就能再也不分开了么?会么?我希望会……”

小白看到主人如此伤心也很不好过,凑到近前小心翼翼伸出舌头为她舔去面颊上的晶莹眼泪,入口竟是异常苦涩的滋味。

这就是人族眼泪的味道么?看来伤心难过的感觉,真的非常糟糕啊。

直到眼泪哭干后,风浣凌才重新振作精神,背起龙御沧渐渐冰冷的尸身,与小白一起走出白虎神殿。

就在他们刚刚踏过大门口那高高门槛的瞬间,这座气势雄浑却已支离破碎的神圣宫殿,瞬间发出轰隆一声巨响,刹那间彻底的坍塌,将里面的一切尽数掩没。

风浣凌还没想好要怎么离开,便见一青一红两道闪电迎面扑了过来,随即元灵山的灵舟也缓缓降落到他们面前。

“主人,人家在外面等了你整整三个月啊!你不知道这段时间外面变得有多糟糕,虎啸国那些看着正常的人,竟然都变成了妖魔!我们这三个月除了等你们就在不停地除魔了,真是累死人家了!”

青龙的大脑袋只顾不停在主人怀里乱蹭,并没注意到气氛有些不对。

“里面那两位,都死了?”

朱雀看到主人背上的尸身,惯常骄傲的神色中也露出丝哀伤。

待他们平定了虎城内的纷乱来到七星山时,才发现白虎神殿都设下了极厉害的阵法。凭借四方神兽之间的某种特殊关联,心思细腻的朱雀很快便弄清楚那是用白虎精魂设下的诛神阵,除非里面困死一位真神或是有新生的白虎出现破解禁制,否则只怕找开天帝也无法强攻进去。

于是青龙与朱雀及以南宫安夜为首众人只好死守苦等,而元灵山随行而来的修士都已经先后回去了几批,现在剩下的只是些处理除魔后事和等着接龙御沧、风浣凌回去的通天峰弟子。

修真者通常对生死看得比较淡,知道身死也不过是重入轮回,但是看到大师兄竟然就这样英年早逝,众弟子都不禁一片唏嘘感伤,暗中偷偷抹眼泪的也不在少数。

鬼火与南宫安夜等人想上前接过风浣凌背上的尸身,却都被拒绝了。

风浣凌面色憔悴却肃穆凛然,神色扫过众人,发现少了某些身影不由得心头一紧,问道:“武林盟主萧焰等人呢?”

南宫安夜应道:“回禀皇上,萧盟主身受重伤,先行被送到元灵山去找医仙救治了。”

并没有听到可怕的死讯,这让风浣凌暗吁口气,随即又问了下虎城的情况,遂下令道:“郎中令听旨,朕现封你为抚西大将军,留下来处理虎啸国之乱。如今呼延氏皇族已被妖魔所染,爱卿定要代其安抚好虎啸国万千臣民,要让他们知道我归元联盟国待他们只会比过去的君主更好。”

南宫氏乃龙御沧母族,风浣凌安排其族中长子长孙南宫安夜留在虎啸国平乱,自然是有要在日后让其执掌这片国土的意思。

评分9.5以上的小说言情现代虐文(评分9.5以上的小说言情现代有肉)

第二本

简介:

前世有缘无分,违心毒誓却应验,重生1988,穿越成自己的亲大伯,有前世先知先觉,这一世,定要大发横财,纵横四海,驰骋商界,隐居布局天下间,以及,爱我所爱——

入坑指南:

杨卫成坐在最后排靠窗的位置,那姑娘就站在后门口,手扶着栏杆,掏钱买票。

“没想到这小城里,居然还能遇得到这么漂亮的姑娘啊!”杨卫成心里感慨。

那姑娘留着长长的马尾,在灯光下,头发又黑又亮。白色的衬衫都赶不上她的皮肤白皙,湖蓝色的半裙和米色小皮鞋,更衬得她如出水芙蓉一般青春靓丽。

“就是那大脑门,一看就是犟拐拐。”杨卫成用上了从沈向前一家人那里学来的新名词。

在蜀州话里,这词表示轴、倔强。

姑娘红唇紧抿,交钱买票。

售票员点了点手里的钱款票据,皱眉头一遍遍喊着:“没买票的赶紧买票了啊,马上发车,最后一班车!”

可无人应答,因为大家都认为自己已经买过票,不需要再出声,那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。

而对于司机来说,没有售票员的示意是不能发车的,毕竟两人负责一台车,钱款不对他们要负责任的。

“好没好啊,怎么这么啰嗦?”司机不耐烦地催促着。

乘客们也开始不耐烦,毕竟天气如此炎热,大家又都是下班往家赶。一天的疲倦,就等着回家冲个澡,吃个饭再消遣一会儿。

“没买票的,自觉点啊,不然都给我下车!”售票员凶巴巴地喊着。

大家或许感觉受到威胁,开始有零星的语言反击她,最先开口的就是那个漂亮的姑娘。

“你这位同志怎么能这样说话呢?虽然有人没买票,但我们都是买了票的,你无权赶我们下车。”那女孩一板一眼地说,“麻烦你们快点开车,大家忙了一天,都挺累了。”

“是啊,还不开车做什么呢?”

“就是……”

“这帮售票员,天天拿鼻孔看人,早就忍够了。”

有人随声附和,也有人默不作声,杨卫成则属于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那一类。他觉得,今天这台车上有好戏看了。

果然,这些抗议直接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售票员的情绪火山瞬间爆发。

啪!

售票员把手里的票据板往地板上一扔,指着那女孩怒道:“你凭什么指责我?带头闹事,话说的那么漂亮,我看就是你吧?逃票的那人……”

“你凭什么说我逃票?刚才我分明是买过票的!”女孩据理力争,粉白的小脸儿瞬间嫣红。

一看她的样子,就是个知识分子,耿直的姑娘,吵架她是绝对超不过这售票员滴,杨卫成暗道。

果然,售票员眼睛通红唾沫横飞双手叉腰,冲那女孩开启加特林突突模式。

周围的乘客早躲一边避难,生怕被波及。

“你以为就你们累啊?谁不是工作了一天呢?我们一天到晚,在这闷罐子车里容易么?”

噼里啪啦一顿吐苦水,说的倒也是实情,可态度委实恶劣,最后甚至上手去抓那女孩的头发。

售票员三四十岁,一看就知道是久经沙场,战斗经验丰富的主。而那个姑娘斯斯文文,显然这方面不如对手。

那女人一出手,稳准狠地薅住姑娘的马尾辫儿,边扯边骂:“叫你逃票,叫你乱说!你给我下去,滚下去!”

“我没逃票!”姑娘一边反抗,一边据理力争。

这期间也有人上前劝说,可自从一个老大爷脖子被挠一爪子后,便没人敢再上前了。其他人更是看热闹的多,出言相劝的少。

司机从驾驶座走来,恶声恶气道:“干嘛呢?别在我车上打架,再动手,我直接开派出所去了啊!”

话是这样说,他却抓住姑娘的手,那售票员便趁机向姑娘脸上挠去。

啪!

一只大哥大及时出现在售票员和姑娘之间。

咔!

售票员的指甲抓到大哥大,用力太猛,差点翻盖。

她又疼又气,转头嘶喊:“什么人,要死啦!”

杨卫成笑眯眯道:“哪用得着死这么严重啊?大热天的,都消消火气。”

售票员又要动手,杨卫成那眼睛便微微一眯,好像有一股电芒滋溜一下闪过。她哆嗦一下,感觉自己像是被雷电击中一样,惧意漫爬全身。

她下意识地松开手,司机也嘟嘟哝哝,小声骂了几句,还生怕被人听到,转身回自己座位去了。

“我说大姐,何必呢,就像你说的,大家都劳累一天了,想回家歇着。至于这票,谁买了谁没买,咱这里也没装监控,说不清楚。我看这样吧,她的车票我买了。”

杨卫成递给售票员一毛钱,售票员脸红如血,捡起地上的板板,撕下一张票塞进杨卫成手里。

“开车吧。”她走向车头,对司机说。

“这小伙子很棒!”车上乘客纷纷夸赞杨卫成。

这不光是为女孩解围,也是帮大家脱困。

杨卫成捡起地上的包,拍掉灰尘,递给那女孩。

不等他手伸过去,女孩却劈手夺过包。

杨卫成有点傻眼,心说我好歹也帮你解了围吧?不指望你感激我,怎么态度还这么恶劣?

他嘬了嘬牙花子,想说句啥,最终还是没开腔,回到自己位子上坐下。

车终于驶离车站,一站站地停靠下来,车上乘客越来越少,而外面天色,也越来越浓。

终于到了杨卫成要下车的点儿,他发现那姑娘也下了车。

车子关上门,轰隆隆离开车站,这一站其实是在市中心,所以周围灯光明亮,行人往来较多。

杨卫成冲那姑娘笑了笑,打算各走各路,本身也是萍水相逢么。

评分9.5以上的小说言情现代虐文(评分9.5以上的小说言情现代有肉)

以上两本就是我今天要推荐的小说了,希望大家能喜欢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80118303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fd2021.cn/2203.html